大陆唯一7nm光刻机被抵押!武汉芯片项目官宣停摆
< 返回列表时间: 2020-08-26来源:博客园
  杨净金磊发自凹非寺
  量子位报道公众号 QbitAI
  投资超千亿、运行三年的芯片项目,被官方披露陷入「烂尾」危机。
  连价值 5.8 亿元,大陆唯一一台 7nm 光刻机都被拿来作抵押。
  在国产芯片备受关注的当下,这样的消息迅速成为半导体领域最大新闻。
  一个名叫武汉弘芯半导体的明星项目,被置于聚光灯下。

  事情最初是起于武汉东西湖区政府在 7 月 30 日发布的《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官方文件,其中预警指出: 武汉弘芯半导体项目存在较大资金缺口,随时面临资金链断裂风险;
项目基本停滞,剩余千亿资金今年难申报。
  不过,这份报告全文,现在已经难以同步。
  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文件中提及的停摆项目,跟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有限公司 (HSMC)息息相关。
  在这次暴雷之前,「先进技术」、「大牛加持」、「高额、重点投资」成为了它的三大标签。
  首先说「先进技术」。
  其官网信息显示,武汉弘芯成立于 2017 年 11 月,总部位于武汉临空港经济技术开发区,主攻逻辑芯片、系统集成。
  公司简介中称,其拥有 14 纳米及 7 纳米以下节点,FinFET(鳍式场效应晶体管)先进逻辑工艺与晶圆级先进封装技术经验。

  同时,也在其官网上公布了上述工艺的详细时程,例如在 14 纳米自主技术研发上: 去年 3 月,就已启动技术研发计划,目前为第一阶段的厂房建置时期。主要建筑结构现已完工。
无尘室工程预计 10 月完成,设备机台正加紧进行采购发包作业中,预计 2019 年 11 月开始移入作业。
同时期也将启动光罩制作及技术开发与量产调校工作,拟在 2020 年下半年开始首次测试片流片及首次 SRAM 母盘功能测试工作。
  7 纳米自主技术研发项目方面: 2020 年开始进行 7 纳米的自主技术研发。
目标在 2021 年第三季开始首次测试片流片及首次 SRAM 母盘功能测试。
  其次是「大牛加持」。
  天眼查提供的工商资料信息显示,武汉弘芯股东为 2 名自然人——李雪艳、莫森。
  其中,李雪艳担任武汉弘芯董事长,莫森担任董事。

  但被强调的「大牛」,并非上述两位。
  而是另一位半导体领域声名在外的大牛:
  蒋尚义。

  没错,就是台积电那位功勋重臣蒋尚义,外界有过“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最重视的研发干将”的评价。
  蒋尚义 1946 年出生,现年 74 岁,先后毕业于国立台湾大学、普林斯顿大学,斯坦福大学,博士毕业后先在德州仪器,后来到了惠普实验室,一直在芯片半导体领域。
  1997 年,51 岁的蒋尚义从美国惠普回到台积电,当时台积电在商业上很成功,但是在技术上落后国际2~3 代,用蒋尚义的话来说,就是“跟今天中国大陆半导体业的情况差不多”。
  在他的领导下,台积电先后攻克 130nm 低介电材料、28nm 栅极制程等多项技术,成功反超对手,成为国际半导体的“技术领导者”。
  半导体行业 40 年的工作,让蒋尚义积累了材料、激光、电子等多方面的技术经验。
  被媒体称为中国台湾半导体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中国半导体领域的重将。
  所以蒋尚义宣布在 2019 年——73 岁已退休的身份就任武汉弘芯 CEO。
  一时也成为轰动两岸的大新闻。
  其后,蒋尚义的带动效应也开始展现,一大批半导体专家汇集武汉弘芯。
  虽然声称不主动带走旧部,但据《日经亚洲评论》报道称,自去年以来,武汉弘芯从台积电聘请了 50 多位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和管理人员,其价码相当于在台积电年薪及红利的 2 至 2.5 倍。

  如此高薪挖人,实在也是志在高远。
  后来的采访中,蒋尚义也展现出暮年壮心,他希望在武汉弘芯,重建新的秩序。
  他认为,这些年集成电路不断创新,发展至今摩尔定律已经接近其物理极限,未来改变方向在于整个系统中的瓶颈:封装与电路板。
  而武汉弘芯志在裸机芯片及系统集成——希望做系统代工,重新来规划系统。
  最后,是「高额、重点投资」。
  武汉弘芯在其官方网站中还披露,其总投资额约为 200 亿美元 ,主要投资项目为: 预计建成 14 纳米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达每月 30,000 片。 预计建成 7 纳米以下逻辑工艺生产线,总产能达每月 30,000 片。 预计建成晶圆级先进封装生产线。

  在《武汉市 2020 年市级重大在建项目计划》中,武汉弘芯半导体制造项目也位列第一,总投资额显示为 1280 亿元。

  不仅如此,武汉弘芯也是 2018 年武汉单个最大投资项目。。
  但正是这样一个星光熠熠、前途璀璨的项目,为啥忽然就急转直下了?
   危机:主要承包商陷欠税风波,二期项目仍未完工
  先简单了解下弘芯项目构成。
  主要分两期建成,一期项目总投资额为 520 亿元,二期投资额为 760 亿元,两期共计 1280 亿元。妥妥的千亿芯片项目。
  但实际落地中,问题开始变得复杂。
  在官方主动披露的文件中,表明了停摆原因——目前全文难觅,但从财新报道中可窥见一斑: 项目一期工程于 2018 年初开工,目前主要生产厂房、研发大楼等总建筑面积达 39 万平方米的一期工程均已封顶或完成。
二期项目则是在 2018 年 9 月开始动工,但始终没有完成土地调规和出让。因项目缺少土地、环评等支撑材料,无法上报国家发改委窗口指导,导致国家半导体大基金、其他股权基金无法导入。
  这背后就必须要提到这一项目的主要承包商——「武汉火炬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去年 11 月,一些媒体就曾披露,「7500 万土地被查封,武汉弘芯二期项目受阻」。
  而查封原因正是火炬建设公司拖欠 4100 万工程款。
  不过随后,武汉弘芯发表公开声明,并无拖期工程进度款行为。

  而且这家公司拖欠款项,并不是一件新鲜事。
  据企查查显示,火炬建设公司光 7 月份就有 5 条欠税公告,其中企业所得税欠税余额就有 1594 万之多,增值税就有 891 万。
  就在昨日,还新增了一条高风险信息——成为被执行人,立案原因尚不明确。

  看起来承包商拖欠款项,成为了最直接原因。
  而其他方面,弘芯项目的进展似乎还可以。
  还是在《上半年东西湖区投资建设领域经济运行分析》中,表示: 产线规模大幅缩水:一期生产线 300 余台套设备均在有序订购,陆续进厂,但原计划购置设备 3560 台套。 国内(大陆)唯一能生产 7 纳米芯片的核心设备 ASML 高端光刻机已入厂。
  还需要注意的是,武汉弘芯目前已有未付清设备的尾款。
  不过,武汉弘芯最新声明中说,上述状况「是受到疫情影响」,目前「企业经营、项目建设均回复和保持正常」。

   影响:拿大陆唯一 7nm 光刻机抵押
  然而,资金的问题,已经没法儿掩盖了。
  据天眼查显示,今年 1 月,武汉弘芯向湖北省武汉市西湖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登记了一项动产抵押,数额不小,有 5.8 亿之多。

  不过,武汉弘芯也提供了缓解资金缺口的方法:
  抵押一台 ASML 扫描式光刻机。
  在这两年的芯片科普中,大家对于光刻机已经不再陌生,作为芯片生产最重要的工具,光刻机直接决定了造芯生产的起点。
  或者也可以说,是弘芯这个项目的重要生产工具。
  去年 12 月,武汉弘芯还曾高调举行「ASML 光刻机设备进场仪式」。

  没想到,现在无奈作为抵押贷款,以缓解资金之忧。

  「全新,尚未启用。」
  这台机器就是那台高调宣传的大陆唯一 7nm 光刻机。
  官方 ASML 官网资料显示,该型号的光刻机可以为用户提供 10nm 以下节点经济高效的解决方案。

  另外,抵押还不只光刻机。
  其股东「武汉临空港开发区工业发展投资集团」则有 4 个动产抵押文书,价值约 20 多亿设备,主要是剥离切割、包装、加工设备、以及变压器等电气设备,厂房的结构钢、门窗等。
  除了这一方法,还有直接搬设备的路子。
  据集微网报道,中国台湾厂商帆宣系统科技日前因未收到尾款,而将卖给武汉弘芯的特种气体设备也从厂区撤走。
  在人事方面,弘芯要求部分收到 offer 的候选员工延迟入职。
  而正式员工方面,因为设备屈指可数,无法进行生产线实操,日常工作只是读读论文,做一下 PPT。
  嗯?做一下 PPT?
  参考链接:
   http://www.caixin.com/2020-08-24/101596363.html
   http://www.hsmc.com/nav/28.html
   http://www.hsmc.com/news/15.html
   https://www.sohu.com/a/414557381_166680
热门排行